时尚圈大牌设计师都“疯了”?

作者: 时间:2016-03-01 07:08:27 阅读:

时尚界的光怪离奇,常被诟病“疯狂荒诞”。T台上下的奇装异服;舞台派对哗众取宠的宣传手法;高级定制服巧夺天工动辄十万美金的穷奢极欲;设计理念天马行空,对品牌及设计师如神明一般顶礼膜拜;揣着信用卡的粉丝们漏夜排队的痴迷。

看上去,确实是疯了。

时尚圈,因为充斥着从形象到行事都诡异的疯子而变得格外精彩。也让我们开始思考,是否应该让这些疯狂因子,适当点亮我们的生活,毕竟,人生就这么一次,让我们跟随这些时尚“疯子”一起发发疯吧。

“疯人”No.1KarlLagerfeld

经典疯话:“Curiosity(好奇)、Creativity (创意)、Continuality(持续),这三C构成立足时装界的绝对要素,少一丝疯狂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时尚界的“老佛爷”,永远像“吃饱人参”一样精力旺盛。他精通德、英、法、意文,妙语连珠。他情迷传统又憧憬未来,被传媒封为“当代文艺复兴的代表”。他接掌Chanel时装26年,完美提炼CocoChanel的优雅精髓,留住衷心客之余,适可而止地注入运动、摇滚元素,吸引一众年轻人。他每年创作包括Chanel、Fendi、KLagerfeld 在内的20多个系列,正所谓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他为了穿进HediSlimane 的纤细紧身DiorHomme,13个月劲减42公斤,并撰写瘦身日记,在66岁高龄时还代言了减肥饮料。

“疯人”No.2JohnGalliano

经典疯话:“丝绒幕帘升起,聚光灯照耀,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扮演的角色,述说任何千奇百怪的故事。”

JohnGalliano,圣马丁的毕业生、MCQUEEN的校友、斜裁的拥趸、做秀的高手、CD的首席、LVMH的宠儿,为数不多的把时装看成艺术,而并非商机的设计师,他是一次向艺术的回溯,是一位不可救药的浪漫主义大师。他曾经做过许多尝试以期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他发明了一种用电视机天线做成的裙衬以赋予裙装更加柔和的线条,还有将雪纺浸在明胶里以求获得风干的效果。对舞台的超级迷恋,使得Galliano 手中的Dior时装秀,如同最疯狂的百老汇歌舞大戏,绝代歌女、街头流浪汉、艺妓、京剧名角,再加之谢幕时的惊艳造型,几乎场场是喧哗,季季是争议。消息从时装版报道,登上时事版头条,骂得越凶,销售越旺。

“疯人”No.3AnnaPiaggi

经典疯话:“给我五十种颜色,我照样能穿出最完美的效果。”

如果你看到,一位七旬老太,身着报纸拼贴的长款风衣,染蓝色短发,头顶怪趣小帽,手拿弯头拐杖,那你不是看到了一个疯子,就是见到了AnnaPiaggi 本尊。这样一身打扮,穿在你我身上叫做恶俗,但穿在AnnaPiaggi 身上就叫做风格。她不仅是时尚评论家、造型师、编辑,还是一名设计师,曾为Chanel、TopShop做过设计。每一次万众瞩目的时装周,众人都因怕穿错而选择黑色,AnnaPiaggi 却照旧花枝招展,耀眼夺目地在首排亮相,而且每场全身上下都完全不同,就连手杖都绝不重复。有人说,她是时尚界的老妖婆,对此她当“补药”照单全收。

“疯人”No.4VivienneWestwood

经典疯话:“我不喜欢穿内裤的原因并不只是想叛逆,而是感觉那真的很不舒服,真不晓得人们为什么要发明它。”

时尚界最风光耀眼的女人绝不仅仅只有KateMoss,那些举止、设计统统标新立异的老太婆们,同样是潮流的风向标。用“老来卖骚”形容朋克教母Vivienne Westwood,即便她自己都不会反对。30年前她就因反叛的艺术气质引起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注意,在接受女王颁发爵士勋章时,她穿着超大的篷裙,看似没什么出奇,但是走出皇宫,一阵狂风吹来,裙摆掀起,天哪!她尽然真空上阵。当大幅的照片在各大时尚杂志上漫天飞舞,几乎所有的标题都用了“发疯”这两个字,对此Vivienne 根本不以为然。与众多和“性”有关的设计相比,她现如今的这段婚姻同样引人入胜,现任丈夫比她年轻将近25岁,是Vivienne旗下公司的首席设计师。事实上这对老妻少夫过得很平和,Vivienne可以容忍她的小丈夫的任何行为,甚至与别的女人在外过夜。为此连最要好的朋友也只能无奈地摇头:“她一定是全世界最聪明的疯子。”

文章TAG: